主页 > L懂生活 >【世界阅读日专题】版权之难:还记得马奎斯对中国的怒吼吗? >

【世界阅读日专题】版权之难:还记得马奎斯对中国的怒吼吗?

【世界阅读日专题】版权之难:还记得马奎斯对中国的怒吼吗? “百年孤獨”的圖像結果

(新经典发行、南海出版社出版的《百年孤独》,是全球首次中文授权)


活在侵权年代,何去何从

如果不是从事出版业,盗版书这样的侵权行为,听起来还很遥远;然而在智能产品快速发展的今天,其实只影一页《百年孤寂》书照放上IG,就已经造成一次侵权。那幺你一定想反驳:「拍照po文不过是纯粹分享,咁都唔得?」港大法学院的Alice Lee李雪菁教授,着力于研究版权问题多年,听到这样的问题时她会告诉你:「只要make a copy,就是侵权行为;第二步就要看你的行为是否在条文中被豁免,如果没有,仍可能会被起诉。」

Alice忆述,九七回归前,香港须拟定一套本土的版权法例:「九七前后,影印机开始普及,当时的版权法因由影印或手抄两种複製方式,有相应不同的条文。但现在影印机已经很落后,抄写更是不可能,大家都用电话、电脑。从前影片要用VHS录影带录製,现在都是网上传播了。」

2005年,一位名为「古惑天皇」的网友,在互联网上以BT种子的方式分享了三套电影,被起诉并判处三个月监禁。这单案子也成为香港首宗对网络盗版採取法律行动的案件,轰动一时。「古惑天皇」分享电影,并非为了任何商业用途,纯粹是与其他网友共享资源,但这样的行为并没有在版权条例中受到豁免,因此上诉无门,只好自吞苦果。「现在BT都不流行了吧?更不要说VHS录影带了。」Alice打趣道,「今天我们有云端串流、WhatsApp、Facebook、Instagram……这些在九七年都是不存在的。可今天我们使用的,仍是九七年的版权条例,这就是为什幺我们要有版权修订条例——正因如今我们在社交媒体做的任何举动,条文里一概没有提及。」

046686607054107876
(Alice Lee;摄影:陈祖颐)


版权修订,恶法还是护身符

2011年、2014年,政府两次提出《版权(修订)条例草案》,阻碍重重;这份草案也被安上了「网络廿三条」的别称,意指草案的通过将会危害港人言论自由。版权条例修订谘询会上,Alice全力阐述大部份国家都在推行的Right of Communication,希望香港也能与时并进,拓宽新的豁免範围,奈何两次都以失败告终。

「只能说,两次时机都不凑巧。」谈起这件事,Alice仍有不甘。2011年时维反国教前夕,2014年则正逢雨伞运动,当时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极低,认为在这样的时间点推行版权条例修订,政府定当别有目的,却忽视了不修订法例会带来更多「侵权不被豁免」的后果。

「很多做二次创作的人士,藉由改编电影海报或相片来针砭时弊,于是担心政府修订条例有其他动机。但事实上,修订版权条例时,我们也提出四个被豁免的形式,包括:『戏仿作品』 (parody)、『讽刺作品』(satire)、『滑稽作品』 (caricature)及『模仿作品』 (pastiche),因此多数藉改图来讽刺当局者也已在豁免範围内。」Alice指出,当时反对的声浪是希望能豁免所有二次创作、保证创作者不会因言入罪,但始终修订版权条例时还是要考量原创者的权益,保障他们的作品不会因为二次创作的出现,而受到声誉或销量等方面的影响。

始终修法、执法与法律管控者,三者角力而难以协调。我们看得见Alice等法律人士,对更新版权法的渴望与笃信;同时也能预见政府可能会藉法例修订之名、行言论自由管控之实的后果。修法者如何将豁免条例修订得更为仔细、能与科技发展接轨、且不妨碍公众的言论自由,都尚须斟酌;而作为创作者、消费者的我们,当更深入了解且推广版权意识,深明维护原创者的权益也是对自己的尊重。

0726538009273876

(Alice Lee在笔记本上写下当年提出的四种豁免形式;摄影:陈祖颐)


上一篇: 下一篇: